白隐原纪

请不要忘记

别碰那个泥人

事件
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发生了一件让我感觉吃了一颗老鼠屎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学校安排毕业实习,全班去到龙泉驿。实习单位无事可做,我其实乐得在那里上自习。与我去同一公司不同部门的Q既没带书又没带电脑,每天感到极其无聊,与之在一处的还有R。
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寝室里面有老鼠,周一晚上全寝室都神经紧绷没有睡好,次日陆续发现好几只新生的小鼠,根据宿管阿姨提供的消息,这里鼠灾一直很严重,必须采取各种措施才能终止这样的情况,然而我们寝室的们很难关严实,老鼠极易进出。周二晚上其他室友都走了,我觉得来回奔波很费时,决定去到稀稀所在寝室睡,晚上Q鼾声如雷,睡不着遂又回寝室睡,为了应对老鼠,1点半睡。导致两天人都很困倦,看书自然没效率于是十分心烦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下班回到寝室,打算补个觉再起来看书,基友说她们成功请到两天的假所以可以下周再来。尼玛受到刺激了,我也要回去。很顺利地在公司那边给我们3个人请了假(顺便都请了是因为几乎没有人不想走,R也在当天下午溜回学校了,我如果自己一个人走了显得好像有点不厚道,能帮一把是一把)。当我在和老师打电话说“那边说这两天公司也没什么事,我们可以不用去了”,Q在一边不停摆手说,只请你一个人的假。于是我就说只有我这个部门没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觉得很奇怪,后来问稀稀为什么她让我只说自己,她才告诉我,我前脚一走,Q就开始吐槽我说凭什么没征得别人的同意就帮别人做决定,我要走别把她牵扯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天……我明明只是想顺手助人为乐一下竟然还把她惹到了。不过这样的真相倒真符合她这人的一贯作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为了安慰我,回去的路上稀稀给我讲了她其他的一些事情,更加让我觉得这人脑子有坑,神逻辑。但是又不知道一个人怎么会古怪到这种地步。然而更加关键的是,以稀稀与她相处3年的了解,Q会给他们寝室的A添油加醋讲这件事,A也可能会说些很难听,进而可能把请假的事情闹到系主任那里,让我们的带队老师挨批……如果真是那样,最大的受害者还是老师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说来我也是该问一下,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正常。




思考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因为疑惑之处始终没有被想明白,今天在看书的时候脑袋开启多线程模式,随时在书本和其他事情中切换,后来结合我所了解的一些信息,组合出了Q的性格根源分析。


        简单说来主要原因是:



  1. 上大学前后环境差异太大,从曾经的鸡头变成了凤尾,心理落差巨大。


  2. 大学之前除了学习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长处,自我阉割了发展可能性,但在大学的宽松管理下并没有像从前一样努力学习,成绩处于她所在的学霸寝室的最末。


  3. 再者除了按部就班学习和寝室生活之外,并无任何有效社交和兴趣培养,于是将“有人追”视为对自我的全面肯定,然而眼看着身边的人都有,自己却是0的数据。


  4. 嫉妒心强,同时又缺乏成长心态和行动力,在身边人越来越优秀的同时由于自身的懒惰和自暴自弃而进步贫乏,甚至不如从前的自己,差距进一步拉大,自身越来越压抑,性格越来越暴躁。由于过于自卑,一句玩笑话或者根本不相干 的话都足以点燃她的熊熊怒火。类似于仇富心理。


  5. 内心过于空虚,每天想的都是身边的各种破事,爱上嚼舌根。


  6. 看不惯比较轻松就可以获得成就的行为,但又巴不得自己也能够那样。


  7. 明明清楚自己是屌丝,却又舍不得放下有朝一日突然变成白富美的梦。


  8. 她说她挺喜欢我们实习住的那个地方(龙泉驿某技校),因为感觉没有学校那么压抑。很可能是因为周围的人都是技校生,让她不知不觉中感到了相对地位的提升,而且我们去那里实习的期间,各自被分散到了不同的工作单位,相互之间的竞争看起来就微乎其微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去吃饭的路上和稀稀讲了一下我的看法,她说尽管我接触Q很少,却分析得很准确。


        唉,不忍直视的病态泥人啊。




感触


        先弄清人物特质再决定要不要为其考虑,对于关系一般的人还是不要太主动
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可能是适合当一辈子鸡头而不是由凤尾上行吧


        心胸狭隘的人真是可怕



评论

© 白隐原纪 | Powered by LOFTER